今日IPO四过三 叁益科技业绩断崖式下滑被否

2018/04/04 09:53      解读新三板

上周五晚间,CDR试点意见正式出炉,证监会针对独角兽企业回归A股专门修改了IPO办法,放宽盈利能力要求。然而对于普通企业IPO而言,盈利能力、可持续经营性仍然是审核重点。

  今日中信建投、亿嘉和、甘李药业、叁益科技四家企业上会,前三家企业首发均获通过,叁益科技遗憾被否,今日IPO4过3否1。

  截止目前,2018年共72家企业上会,35家过会、33家被否、4家暂缓表决,IPO整体过会率为48.61%。(数据均已剔除临时取消审核企业数)

  叁益科技:业绩断崖式下滑 持续盈利能力受威胁

  业绩大幅下滑是IPO审核中最敏感的问题之一,此前有保代透露若排队企业业绩下滑超过50%将暂:笮?蟛楣ぷ,待更新最新的财务数据后再就具体业绩决定是否继续受理,证监会对业绩波动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上周二常州恐龙园就因2016年业绩大幅下滑止步A股,发审委要求发行人说明营收和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对持续盈利能力的影响,以及后续的应对举措。

  与常州恐龙园类似,今日上会的叁益科技同样在2016年遭遇业绩断崖式下滑,其中营收同比下滑超过50%,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超过70%,发行人解释称因市场竞争充分导致业绩下滑。

  叁益科技主要从事人防专用设备的研产销,具有防护设备、防化设备两项生产资质,其中防化设备中的过滤吸收器是销售大头,2015年该产品销售金额占总营收比例达到84.73%。

  2014年年末以前,整个市场仅6家企业拥有防化设备准入资格证,市场份额高度集中。2016年之后,一批人防设备企业逐步通过防化设备生产资质审批,具备过滤吸收器生产资质的企业由之前的6家快速增加至34家,原有由6家企业把持的局面被打破,市场份额被迅速瓜分。

  叁益科技旗下产品过滤吸收器销售受到严重冲击。2016年发行人该品类收入较上年减少2.76亿元,直接导致全年营收同比减少2.61亿元,营收下滑幅度超过50%。

  

  除了市场竞争加剧,叁益科技认为外部检测力量不足同样导致了业绩下滑。发行人解释称,2017年4月之前,全国仅有解放军防化研究院一家承担过滤吸收器的检测,检测力量不足导致产品待检时间较长,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公司的产能优势。

  2017年4月之后,国家人防办另行选聘了三家国家级检测机构共同承担检测任务,消除检测瓶颈。然而在检测力量充分的情况下,叁益科技仍然未能抢占市场份额,2017年过滤吸收器销售金额较上年继续减少0.26亿元,占总营收比例由63.08%下降至45.52%。

  受市场充分竞争影响,2015年-2017年,叁益科技防化设备销售单价由1.97元下降至0.94元,综合毛利率由59.58%下跌至46.88%。若市场竞争继续加剧,产品降价拉低行业毛利率是必然,叁益科技接下来能否保持目前的毛利率还未可知。

  对此,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要求叁益科技说明过滤吸收器价格持续下降是否会对公司持续盈利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并要求发行人结合监管政策变化、外部市场竞争情况等进一步分析是否具备持续盈利能力。

  甘李药业:产品单一  销售人员曾陷商业贿赂

  国内胰岛素巨头甘李药业今日上会接受发审委审核,发行人旗下主要产品是胰岛素制剂长秀霖与速秀霖。

  胰岛素市场行业壁垒高,全球基本由诺和诺德、礼来公司以及赛诺菲三家跨国制药企业垄断,甘李药业仅在中国市场占有少量份额。根据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糖尿病药物市场研究报告,发行人在国内糖尿病治疗药物临床用药的市场份额由2011年的1.01%上升至2015年的2.65%。

  市场份额的上升带来飙升的业绩。2014年-2016年,发行人营业收入由9.27亿元增长至17.71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为38.27%;净利润由3.05亿元增长至7.7亿元,年化复合增长率达到58.84%。

  甘李药业具有显著的技术优势,产品结构单一的风险却也显而易见。2014年-2017年6月,胰岛素制剂占发行人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比为85.9%、95.02%、95.72%及96.76%,占比加大且逐年升高。发行人表示若出现替代产品将导致竞争优势丧失,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其实这已是甘李药业第二次冲刺IPO,发行人四年前因卷入医药贿赂丑闻主动终止审查,反馈意见对此亦有问及。

  2010年至2013年10月期间,甘李药业湖北区域17名销售人员为扩大药品销量,提高销售业绩,向湖北省多地医院医生行贿,行贿金额277万元。2015年5月,湖北省荆州区人民法院对该案17名被告人以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作出有罪判决。

  销售人员涉嫌商业贿赂反映出甘李药业内控制度及建设存在瑕疵。初审员要求甘李药业说明上述案件对业务的影响,以及目前采取学术营销和经销商代理销售相结合的销售模式能否彻底消除类似违法行为。

  商业贿赂是药企IPO不可避免的一大问题,此前新天药业、天圣制药、海南普利制药曾被发审委问及相关问题,南京圣和药业、浙江诺特健康则因涉嫌商业贿赂折戟IPO。

  2018年迄今已有10家医药类企业上会,5家被否,3家通过,2家暂缓表决,通过率30%,低于整体IPO通过率49%。

相关阅读